365考试网

问问被陪送的新生如何想的

?

2006-09-06 08: 30

我叫杨江兵。我19岁了。我来自湖南省邵阳市邵东县建家屯镇杨家冲村。我今年被安徽大学录取了。 8月中旬,在我父母的同意下,我骑着自行车上学。经过14天的行程1,300公里,我于8月31日向学校报告。

我学会了自力更生。我的父母是农民。小时候,父母给我的印象是吃和穿比较经济,但我对此却非常担心。我记得每次我放学回家时,总是有很多饭菜在等我。

因为我想改善我的学业条件,所以父母出去工作了。我知道父母在外面并不容易。他们一直以我的生活水平生活。那时他们只在新年回来一次,这让我感到父母可以依靠的时间很短。慢慢地,我学会了自我管理。

在高考之前,我有骑自行车出门蹲下的想法。我原本计划去北京帮助奥运会。为此,我买了一辆旧自行车,在毕业前从学校退还了一百多元的押金。收到安徽大学的通知后,我想骑自行车去上学。我告诉父母他们支持我的决定。也许他们知道我仍然有独立能力。我觉得我的父母信任我。 (记者李晨勋,钱宝平整理)

小时候,他们真的希望父母陪伴他们吗?记者采访了浙江大学的几位新生。

肖扬告诉记者,他了解父母的痛苦,但对他本人来说,送还是不送几乎“没关系”,因为这个家庭离杭州很近。

小侯的想法有些不同。他更喜欢由父母陪伴,因为一个人不能照顾行李。但他还说,父母的支持应该适当,就像那些“家庭外出”的人有点夸张。

来自浙江余姚的小旭是个女孩,她和姐夫一起报到。 brother子没有留下。小许说:“我希望父母第一次寄出。父母也应该寄出。尤其是女孩。如果你来自杭州以外的地方,父母很难一个人回来。” p>

关于“家庭郊游”,肖旭说:“如果要打扫孩子,那是没有必要的;如果是全家趁机旅行,那是可以接受的。”

来自浙江丽水的小郑也希望父母能寄予自己。他说:“父母并不意味着他们不独立。许多父母之所以来派父母,是因为他们的孩子对大学感到自豪。”

一些学生还认为,“亲朋好友”不是由父母和学生产生的,而是由教育系统产生的。用他们的话说:“高中之前我没有机会锻炼独立性。上大学时我怎么能完全独立?”